首頁 >  匠工觀察 > 

松花江魔幻三景

發布時間:2016.05.03
沿著1900多公里長的松花江河岸順流而下,不免會產生種種奇異的感想。有時碰上蔚藍的天色,滿地積雪,映著黃昏時候的淡云,仿佛畫卷一般;有時碰上冬霧,在朦朧中慢慢透出明亮嚴肅的寒光,仿佛電影《魔戒》里面的場景一般,著實叫人留戀??等到了枯枝搖身一變為霧凇,單調沉寂的冬立刻就喧鬧起來,讓你不知在人間還是天堂。
 
“松花江,江水清,浩浩瀚瀚沖波行,云霞萬里開澄泓”。這是1682年(康熙21年)康熙皇帝東巡吉林時寫下的“松花江放船歌”中的詩句。在松花江上游便是鼎鼎大名的長白山,長白山天池作為松花江的發源地,在冬日里綻放出獨具魅力的獨特景致;而在松花江流經的吉林、黑龍江兩省內,也遍布著眾多冬日奇景。


兩岸城市依江而建,三個名字由江而來,多處重要景觀也因江而生。有了松花江,才能有建于1937年的豐滿水電站,有了水電站,才有了大壩攔江而成的松花湖,面積500平方公里,為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湖長200公里,狹長彎曲,山環水繞,狀如蛟龍。詩人賀敬之泛舟湖上,見景生情:“水明三峽少,林秀西子無,此行傲范蠡,輸我松花湖”。


在這2002公里長的路途上,既有許許多多未經任何人工雕飾的天然美景,也有著因為人類工程項目而形成的自然奇觀,如吉林市內的霧凇奇景,而今天我們就要沿著松花江開始一段既魔幻又美麗的雪景之旅。


長白山 天地有大美


長白山對我來說,像印象中的武俠小說,住了很多的修道人,像太上老君那類,有長長的壽眉和胡須,白色的,臉色紅潤,油亮亮,不吃人間煙火,吃人參過活,都是會乘云駕霧的神仙??傊?,是神仙應該住的地方。由于長白山是滿族的發祥地,這里有著各種傳說也不足為奇??滴趸实墼t諭“將長白山封為長白山之神,歲時祭祀,如五岳焉”,他兩次東巡吉林,第一要事就是拜祭長白山神和松花江神。1733年(雍正11年)雍正皇帝批準在小白山建望祭殿,供奉“長白山之神”,由地方官代替皇帝按時祭祀。后來乾隆皇帝東巡吉林時,在此望祭長白山神,到江神廟拜祭松花江神。這祖孫二人都以“望祭長白山”為題,賦詩抒懷。

汽車進入長白山山麓,只見路兩邊都是高大的林木,除了松樹還能看到些葉子外,別的樹木幾乎看不到一片葉子。不久,看到前方的一條小溪上冒出騰騰熱氣,裊裊的煙霧升得很高,周圍是一片銀裝素裹,冰天雪地,而這條的溪上卻是氣泡翻騰,確實是別有一番景致,這就是著名的長白山溫泉。長白山溫泉屬于高熱溫泉,據說這里多數泉水的溫度在60℃以上,最熱泉眼可達82℃。

小天池十分幽靜,景色迷人。湖面上蓋了厚厚的一層白雪,湖邊立有一塊石碑,上書“銀環湖”三字,我這才知道小天池又名銀環湖。湖的四周是密密麻麻的岳樺林,說明這兒的海拔高度大概在1800到2000米之間,因為長白山從山麓到山頂,可以看到從溫帶到寒帶的不同植物類型,植物的分層分布十分清楚。在山腳,我們看到的主要是闊葉林;往上,直到海拔1000米左右,看到的主要是針葉和闊葉混合林帶,樹木品種繁多;而在海拔1000至1800米之間,是針葉林帶,這里山高林密,生長著各種針葉樹,樹干筆直,生機盎然;再往上到近2000米,是岳樺林帶。此外,據當地人傳說銀環湖還蘊藏著兩個“謎”:一是它沒有出水口,不論是干旱,還是大雨,小天池就是水平如鏡,完全是一幅與世無爭的樣子。如果有興趣圍繞小天池走一圈,除了發現多處注入的溪流之外,找不到出水口;二是小天池中生活著一種只有在北極地區才能生存的極北小鯢!極北小鯢是距今3-4億年前最原始的兩棲動物物種,在脊椎動物系統演化的研究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是極為珍貴的“活化石”。
 
                   


紅豐村 守候魔戒乍現

長白山腳下有一座靜逸的紅豐村,村南頭蜿蜒流淌著一條河,叫奶頭河。奶頭河發源于長白山溫泉,由于地熱及階梯小電站的作用,在紅豐村這一段,常年不凍。當氣溫到零下20°時這里就會出現霧凇。安頓好住宿,我便去紅豐村踩點,尋找第二天的拍攝地點。第二天清晨6點,天還沒有亮,我就在水邊,等待魔界的出現。

由于河中那些枯樹在日出時分大氣蒸騰,樹和水若有若無,有別于吉林霧凇的純凈透明,這里的冬日仿佛把你帶到了一個遠古的世界,夢幻而神奇,于是攝影人賦予它一個充滿想象的名字——“魔戒”。

 眼前的這一彎碧波如霧如夢,遠山、近村忽隱忽現,水面騰起的一團團水煙柔柔地擁我入懷,耳畔好似響起恩雅那首飄逸空靈的《may it be》??我已置身于電影《魔戒》中的迷幻場景。此時緩緩升騰起的,不再僅僅是霧,更是靈魂的舞者,夢境的使者,她用著自己的語言向我描繪著她的多情,她的神秘,她的一切都令我無法釋懷,無法自拔。我在這寒冷的冬日里,靜靜等待著她的到來,輕輕地坐在我的身邊,傳遞著她醉人的歌聲,深深地印入我的腦海。
 
                   
 
霧凇島 忽如一夜春風來

每年從11月中旬直到3月,霧凇便開使登場亮相了。在吉林,市民幾乎把欣賞霧凇當作冬日一種固定節目,當地的電視臺電臺每到這個時節幾乎每天都在輪番預報霧凇的出現時間,其規模不亞于北京天安門附近的賓館里升國旗時間預報。 

在冬季,吉林市的霧淞在松花江沿江地段都可見到,沿江順流而下,最佳的觀賞區主要分為三段。上段是位于市區豐滿大壩下游2000米處的吉諾爾觀賞區,長約二百來米,是松花江的彎段,垂柳密集,出現霧淞的次數較多;中段是市區松江路段市委前面的江岸,即人們所熟知的十里長堤霧淞觀賞區,這里堤直江闊,岸柳整齊,霧淞形成后也比較規則;下段是位于吉林市北面郊區40公里處的烏拉街鎮韓屯觀賞區,松花江在這里沖出幾個小島,其中最大的島上住有韓屯、曾通屯的農家,并多古榆樹,每當嚴冬來臨,江水蒸發的霧氣使小島籠罩在霜雪之中,樹叢和農舍無不掛滿銀花,冬季里出現霧凇的幾率高最高,故有“霧淞島”之稱。

清晨里陽光漸行漸近,光芒穿透了彌漫的霧藹,毅然地照耀在滔滔的江水上,江水在陽光的溫暖下又開始升騰,當人們從溫暖的睡夢中醒來,抬腳踏入寒冷的雪地上,再一抬眼,哦,這哪里是冬??!這真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冬霧神奇地搖身一變成了霧凇,蕭瑟的冬一下子就喧鬧起來,誰說冬里沒有鮮花,那是因為姹紫嫣紅的百花在冰凌花前遜色退卻,無顏爭艷,只有這霧凇的冰凌才是松花江畔的主宰!

漫步在清晨的謎霧里,踏著松軟的雪,置身于霧凇世界,寒冷早已退卻,愉悅便填滿了心懷。江中的小舟靜靜地停在水霧里,水墨畫一般。最歡快的要屬松花江上成群的野鴨,他們大都兩兩相伴,或飛,或戲水,或猛然間一頭扎到水里覓食,以霧為友,真是天作之合。募然回首,這天庭的玉樹瓊花也貪戀松花江畔的熱鬧,竟偷偷地落在江面的小島上,惹得人們霧里看花,望花驚嘆。
 
                   
 
 
轉載自:《旅游天地》雜志
http://www.travellingscope.com/InformationDetails.aspx?ID=6774
 




申明:本網站所刊載的各類形式(包括但不僅限于文字、圖片、圖表)的資訊僅供參考使用,部分資訊轉載自其它來源,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資訊建議。對于訪問者根據本網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為,除非另有明確的書面承諾文件,否則本網站不承擔任何形式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