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匠工觀察 > 

進一步探索民間口頭傳統文化保護方式

發布時間:2016.04.21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創新工程資料搜集課題組對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民間敘事長詩《米拉尕黑》、花兒、民間說書、民間故事等口頭傳統資料進行搜集,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了解其在當下社會的傳承狀況。本次主要調查了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及甘南藏族自治州的東鄉族自治縣鎖南鎮、萍莊鄉,臨夏市、康樂縣蓮麓鎮等地。
  代表性傳承人自覺意識崛起
  隨著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政策的推行,入選非遺保護的項目都確定了國家級、省級、市(縣)級的文化傳承人,這些傳承人就是我們調查的首選訪談人。調查中,我們感受最強烈的一點是,代表性傳承人對本民族或本地域文化有著明確的自覺意識,他們都積極地以自己的方式維系和傳承本民族或本地域的口頭傳統。

《米拉尕黑》的國家級傳承人馬虎成沒有接受過學校教育,清真寺里呆的幾年讓他學會了小經文。馬虎成從前都是在特殊的宗教場所按照從他爺爺和父親那里所學的內容吟誦,自從被確認為《米拉尕黑》的市級傳承人,他就仿照前輩留下的拜提本子,努力用從前所學的小經文記錄能夠演唱的東鄉族拜提,如《米拉尕黑》、《哈三侯賽尼》等。
  2004年,松鳴巖花兒會的國家級傳承人東鄉族藝人馬金山創辦了花兒藝術學校。在近十年的時間里,馬金山努力培養花兒把式,整理了長篇花兒曲,編撰了花兒集,并努力恢復已經失傳的花兒曲調。他還積極與其他花兒歌手交流,特別是吸取不同于東鄉族花兒的洮州花兒的新曲調,將之融入自己演唱的東鄉花兒當中。
  2003年,國家啟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政策,并逐步開始了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認定。為使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規范化,國務院制定國家 省 市 縣”4級保護體系。這種遴選制度以及保護體系,使得非物質文化遺產成為國家政務與文化產業的重要部分。這也從性質與內容上逐漸改變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民間性,其價值不再是民眾的認可與執行,而是呈現在社會公共性上,即由政府特定的評審秩序確定。地方政府在評審過程中成為了核心和關鍵,在非遺保護中處于主導地位。
  一年一度的花兒會,原本是青年男女互擇其愛、互相交流的場所,以男女青年歌手演唱愛情歌曲為主。隨著花兒會被納入國家非遺保護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在民間逐步被認可,特別是臨夏各地紛紛成立政府組織的花兒協會,歌手從過去的純粹民間藝人變為花兒協會的官員,在官方話語中逐步有了自己的位置。當地政府相關部門制定嚴密的花兒會舉辦流程,設置歌手比賽,所以花兒會逐步演變為某些歌手的表演舞臺與場所。花兒本是心上話,然而在這一舞臺上表演的主要是地方文化人新編的歌唱政策與風景的花兒,傳統的花兒沒有演唱機會。

口頭傳統的傳承情況依然嚴峻
  對于非遺保護而言,最重要的應該是文化的傳承,這樣,傳承人的培養成為關鍵環節?!睹桌睾凇返囊髡b與宗教有著直接的關系,但是目前可以吟誦的人很少,能吟誦完整的也就只有馬虎成了。馬虎成目前正在教授自己的兒子,并將他確立為第二代傳承人,但是兒子由于生計問題經常在外打工。馬虎成認為,最好的學習方式是跟著他去宗教場所吟誦,但是目前很難做到。
  馬金山會制作東鄉族傳統樂器,并四處拜師學藝,將優良的文化因素納入東鄉族花兒演唱中,但是個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馬金山的花兒藝術學校從創辦以來,學生逐年縮減,傳唱花兒的人越來越少。花兒的傳承語境漸漸消失,傳統的花兒正漸漸淡出民眾生活的視野。
  總之,隨著國家非遺保護政策的推進,代表性傳承人的自覺意識逐漸加強,各地政府積極介入非遺的保護與傳承對文化事象的發展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口頭傳統的傳承面臨著的嚴峻形勢必須加以重視,有效地保護與促進民間文化的傳承還需進一步探索。

 

轉載自: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http://www.zgfy.org/contentRead.asp?classid=69&cmsid=18870

申明:本網站所刊載的各類形式(包括但不僅限于文字、圖片、圖表)的資訊僅供參考使用,部分資訊轉載自其它來源,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資訊建議。對于訪問者根據本網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為,除非另有明確的書面承諾文件,否則本網站不承擔任何形式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