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匠工觀察 > 

鄉愁的時空闡釋與新型城鎮化建設

發布時間:2016.04.21


新型城鎮化發展必須考慮人與自然和諧關系的維系與塑造。健康的家園小環境能陶冶情操,培育積極的鄉愁情感,也是健康的家園大環境網絡的基本單元。合理利用家園中的山、水、森林、綠地等自然資源,為家園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條件,使得鄉愁情感不僅有依戀安放之地,而且被賦予新的內涵與力量。 

中國人心目中的“鄉愁”是什么?喚起鄉愁的時空要素有哪些?這些問題的解答對于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發展有重要的理論與現實意義。 

鄉愁不同于懷舊、戀地與思鄉病

人們通常將“鄉愁”與心理學的“懷舊”(nostalgia)、地理學的“戀地情結”(topophilia)以及醫學的“思鄉病”(homesick)混淆在一起。關于懷舊,英國牛津字典的解釋是“向往歷史、過去的一種情感”,也就是說,懷舊側重在時間維度。根據地理學者段義孚的觀點,“戀地情結”是一種基于地理環境的認知、態度、價值及其依戀;即,戀地情結側重于空間維度。從醫學角度來看,思鄉病是“因為一個人并非身處家鄉而感覺到的痛苦”,伴隨著出現“胸腔緊迫、喉嚨緊迫、胸口疼痛”以及甚至會引起絕望的情緒等癥狀。 

鄉愁與這些西方學術名詞有一定的關聯但不等同,通常隨著空間、時間及其場景的演變而引發主體的情感關愛與審美。中國人的鄉愁有著獨特的東方背景。從19122014年百余年間的文獻數據可以發現,中國人對于“鄉愁”的基本共識:首先是一種對于“故土”地理空間的“情感”;其次是對家鄉“過去”時間的一種“記憶”及其對家園“未來”的期望。這種對于家鄉的思念與依戀情感在儒家文化主導的社會中尤為普遍與突出。 

鄉愁:追尋自我生存、社會情感以及自然生態的美學思辨

據《說文》解釋,“愁”者,“憂”也,從心;本意是心里牽掛著什么。從本質上看,鄉愁是一種源自主體體驗的情感。從民國到當代,中國人的鄉愁情感總體來看是“積極”的。相比“悲”、“憂傷”等“消極”情感,伴隨鄉愁出現的“關愛”、“美”等積極情感具有絕對優勢,同時呈現為一種“批判”與“思辨”。它隱含了一種人們帶著鄉愁追尋自我生存與生命意義、追尋詩意棲居的精神家園的美學思辨。同時,這種追尋自我生存的主體逐漸轉向大眾群體,鄉愁也由傳統單一的“文化鄉愁”、“愛國情懷”演變為對于“理想家園”的精神追求。 

從構詞法上,我們也可以發現,“鄉愁”是偏正結構,沒有了“鄉”也就沒有“愁”的情感來源。鄉愁的空間意象中“家”的印象占主導,其中“家”與“鄉”的故事構建了“小鄉愁”,“民族”與“國家”的故事構成了“大鄉愁”。從微觀的空間意象、中觀的地方情結,到宏觀的文化認同,一方面體現了一種強烈的傳統社會結構的烙印,另一方面也印證了管子的觀點“國者,鄉之本也”,即家國念。 

我們通過文獻分析以及問卷調查,勾勒出中國人鄉愁的空間意象:日常居住空間、鄰里交往空間以及自然小微環境。人們通常對日常生活中的公共空間、學校以及地標性建筑物等記憶場所具有獨特的記憶與情感??v觀橋、道路、井、街、庭院、廣場、碼頭等公共空間,人們對路徑、街道等線形空間的記憶與情感依戀比較明顯,其次是對井亭、庭園、戲場等節點空間;在公共建筑場所中,學校與標志性建筑給人留下獨特的印象,墓地與廟宇也具有不可忽略的喚醒作用。除了建成環境的空間意象,家鄉的“水”、“山”、“花”、“樹”、“蟲鳴”等自然場景的空間意象也是鄉愁記憶中的重要載體。眾多鄉愁文學作品往往以思與詩的方式回憶故鄉生活中的環境場景,來表達一種對人與環境和諧相處的鄉情與夢境。 

鄉愁的時間意象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鄉愁記憶中的時間印象主要聚焦在青春與兒時,并貫穿于主體的全生命周期。同時,時間對于鄉愁的喚起具有獨特作用。從主體的生命周期來看,隨著年齡的增長,鄉愁情感越來越強烈;從節氣來看,春節、清明、中秋等傳統節日具有較明顯的喚醒作用。此外,鄉愁的這種時間意象與主體感知的氣候、兒時的美食等關聯在一起。例如,雨夜等特定的時間語境對于主體鄉愁情感的喚起作用也較鮮明。 

可見,鄉愁具有喚起情感、增強社會紐帶、追求理想家園的力量。關注鄉愁的時空意象,實質上是體現了一種以人為核心的思想,體現了對主體的生存方式、鄰里社會空間與其自然環境的關注。這充分體現了新型城鎮化的重要目標,即以人為核心的建設任務:敬重人民,造福人民,讓普通百姓有尊嚴地生活。 

關注鄉愁的主體及其家園,實質上是對不同個體的情感、生存權利的尊重。從心理學角度來看,回憶描述中的美好情景、人與事是一種自我情緒調節的機制,可以幫助人們更好地抵抗負面情緒。鄉愁反映了主體對家與其安身立命的場所的依戀,反映人們追尋現實幸福的需求。這種鄉愁情感喚醒機制同樣具有撫慰孤獨、追尋自我、賦予力量的作用。 

城鎮化要獲得情感認同

結合新型城鎮化建設,關注鄉愁就是要讓城鎮建設獲得大眾的情感與社會認同。一方面,要保護傳承好家園中的記憶場所,避免社區文化與地方記憶的消失或者斷層;另一方面,運用鄉愁主題來重構記憶場所、復興街道,塑造讓人愉悅、值得回味的環境??傊?,要為人們塑造安放鄉愁的、有歸屬感的情感空間,讓這些場所在歷經時間的洗禮后還能在未來喚起美好回憶。 

關注鄉愁意象中的空間特征,也就是關注人與社區之間的和諧關系。這也符合新型城鎮化以人為本的核心思想。從社會學角度來看,鄉愁情感空間往往是我者與他者生活、學習、交往、生產的場所,包含多樣化的鄰里空間、人性化的公共場所、有故事的公共設施等。這些集體記憶場所對于重塑社會紐帶、鄰里關系、社區歸屬感具有積極意義。 

結合新型城鎮發展來說,我們需要構建公共空間的社會邏輯、交往意義與其集體記憶。首先,合理建構多樣化的社會服務場所,例如學校、博物館、劇院等,以傳統儀式、鄉愁記憶作為媒介,為不同人群聚會交往提供場所與機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加強人與社會的情感紐帶。其次,保護和活化具有集體記憶的鄰里空間,一方面要有針對性地保護公共空間特有的文化基因,包括地名、特色商鋪、有故事的建筑等,另一方面要將街道、廣場、綠地等背后所隱含的地方精神、民風、社會秩序、行為習慣、基本價值觀、鄉土知識等,進行詮釋、傳播與活化,從文化、社會、經濟、環境多維度增強活力,形成新的凝聚力。 

從人居環境角度來看,鄉愁意象中的一草一木蘊含著人與自然的關系、家園中的建成環境與自然景觀的關系。不同的自然地理條件塑造了不同家園景觀,鄉愁的載體、內容、情感有所不同。無論是傷感的鄉情還是美麗的故土,映射了鄉愁主體對家園小環境與自然大環境的責任與敬畏。 

以上種種,意味著新型城鎮化發展必須考慮人與自然和諧關系的維系與塑造。要實現這一目標,可以從三個方面著手。首先,是正確認知家園小環境的自然生態價值與審美意義,善待家園小環境中的一草一木及其微循環系統。這是以往城鎮化建設所忽略的一個方面。健康的家園小環境能陶冶情操,培育積極的鄉愁情感,也是健康的家園大環境網絡的基本單元。其次,尊重家園大環境的自然要素及其自然規律、演變機制,包括家園中的水、空氣、土壤等自然要素,維護修復好家園的生態系統。此外,合理利用家園中的山、水、森林、綠地等自然資源,為家園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條件,使得鄉愁情感不僅有依戀安放之地,而且被賦予新的內涵與力量。 

總之,未來的城鎮化不是讓鄉愁變成鄉痛,而是如何讓鄉愁變得更美,這也是每一位中國人的“家園夢”。 

(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本文是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我國城鎮進程中記憶場所的保護與活化創新研究”的階段性成果之一) 

 

轉載自:中國城市發展網

http://www.chinacity.org.cn/csfz/fzzl/280281.html

申明:本網站所刊載的各類形式(包括但不僅限于文字、圖片、圖表)的資訊僅供參考使用,部分資訊轉載自其它來源,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資訊建議。對于訪問者根據本網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為,除非另有明確的書面承諾文件,否則本網站不承擔任何形式的責任。